【一見鍾情】

 

嚴格說起來,珮華算是個矛盾的人,只是她並不願意承認這一點。

好比說她明知家族有糖尿病史,對此也十分畏懼,卻又無法戒掉嗜甜的飲食。頂多只是在選擇食物時,由「全糖」改為「半糖」,彷彿如此便能減低甜食攻擊的殺傷力。

同樣的狀況,也反應在收看電視節目的習慣上。

 

數年前韓劇開始風靡後,珮華也加入了這個行列。可她偏又愛對劇情內容大發「異」論,弄到最後,母親實在受不了和她一起看電視。於是珮華索性買了架電視,擺在自己房內。此後,她愛怎麼批評、漫罵,都不必有所顧忌了。

在眾多荒謬絕倫的劇情中,珮華最無法忍受的就是「一見鍾情」這個橋段。每每看到男女主角為了在校園、舞會、大街上邂逅而一見鍾情的陌生人,繼而展開了種種追求手段,珮華便要嗤之以鼻、罵聲連天,到後來甚至是有些義憤填膺了。

 

母親奇怪,不過是連續劇罷了,有必要如此激動嗎?珮華總是慷慨激昂地陳辯說,編劇寫出這樣的劇情,簡直是侮辱觀眾的智商。母親又說,既然如此,那便不要看了吧!這時珮華卻沉默了。時間一到,只見她仍又端了杯茶,回房守在電視前。

但珮華覺得自己並沒有錯。本來嘛!如此荒唐謬妄的事,又怎麼可能在現實生活中上演呢?「一見鍾情」的首要條件不就是──不就是男的帥,女的美嗎?若沒有姣好的外貌,誰人會對你一見鍾情呢?

 

是的,外貌。這是珮華這輩子最大的遺憾。

 

幼年發生的那場車禍,全身上下只有幾處擦傷,整體來說並不算嚴重──除了臉部之外。鄉下地方醫療、交通都不便利,七轉八轉,耗了近三小時,才被送到大醫院。偏偏在急診室值班的又個初出茅蘆的年輕醫生,雖然緊急縫了三十來針,但手術的結果並不盡理想。毫無醫學常識的父母親,只求「沒有生命危險」和「後遺症」,便要謝天謝地了,哪裡還管得了其他。

雖然日後發現那道疤著實礙眼,但家人既無醫學美容的概念,也沒有閒錢讓她到整形外科做進一步的美化。所以珮華的少女時期,自此便有了悲慘的開端。

 

這道疤不可謂不短,從左眼內側眼角,一直向外延伸到耳邊方才停止,就好像「怪醫黑傑克」那樣。國中班上的那些男生,總是以此來嘲笑作弄她,「妖怪、巫婆」地叫個不停。一向文靜的她,竟也為此和男生們大打出手了好幾回。幸而老師們體會她的苦痛,都寬待的處理了。

要不是這醜惡的疤橫過臉頰,珮華實在是一娟秀妍麗的女子。但如今一切也都免談,她註定了就是個破相的人,也註定也要遭到大眾異樣的眼光──不是虛情假意的憐憫,就是驚異打量的神情。

珮華從原先的憤恨不平,到最後學會了假裝平靜的面對。上大學後,她頓悟了,如果這世界就是個以貌取人的世界,那她便只能力爭向上,用自己的實力來證明一切。於是她發憤唸書,在大學和研究所期間,獎學金從沒有一次漏拿過。畢業後立即也優異的表現,為一外商公司延聘;畢竟外國人在這方面的包容性,還是比較大的。到現在只要想起第一次去面試時,那個中年、微禿的主管竟問,妳怎麼不去整形呢?珮華內心還是激動不已。

 

雖然工作表現很傑出,也履獲上級賞識,但珮華知道,這都是她用來逃避的手段而已。逃避什麼呢?她也說不上來。與其說她不清楚,毋寧說是不想去面對;「無知就是快樂」,這不知打哪兒看來的一句話,成了她最佳的座右銘。

單身的她,下班後便回家展開蝸居的生活,直到隔天─或週一─早上,才又重回人群,且近幾年情況愈發嚴重。與她相依為伴的母親不知為此和她爭執過幾回,從一開始的大聲衝突,演變到如今的甩門、躲回房內。後來兩人都明白,彼此對於這種爭吵均感疲累,於是眼下也就暫持維持著這種假象的平和模式。

 

這天,一齣新的韓劇又開播了。但珮華卻一反常態,沒多久便丟下電視,抓了外套便跑出去。母親在背後喚了她幾聲,珮華卻頭也不回地衝了出去。母親急地忙撥珮華的手機,但她卻不接聽。母親沒了主意,在家中轉來轉去,這時卻聽到珮華房中傳出陣陣聲音。

原來珮華並沒有把電視關掉,螢幕上正演著呢!母親看了一會兒,又翻出報紙找節目介紹,於是明白了過來。這劇情說的是女主角車禍毀容,男朋友便開始嫌棄;此時卻又出現了貌比西施的女配角來,這男的便一見鍾情了……

母親把電視給關了,回到自己的房裡,靜靜地等著。她知道珮華不會做傻事,只是出去透透氣罷了。不過這編劇的,怎麼就如此夭壽,竟想出了個這麼瞎扯的劇情來呢?

 

不多久,珮華回來了,但她並不是一個人回來的。母親見了非常驚訝,但珮華很是堅持,母親最後也就不得不妥協了。

此後,珮華變了,上班時不再是一副冰冷冷的面孔,見了人也偶爾會露出笑容打招呼。公司裡的同事對此大為訝異,但無論如何軟硬兼施,珮華就是不肯透露半點口風。於是大夥議論紛紛,這時,一位較年長的女同事就說了,這可不是談戀愛的模樣嗎?此話一出,大家都點頭稱是。仔細推敲起來,珮華那種春風滿面,下了班就急急忙忙溜掉的樣子,分明就是交上了男朋友嘛!

於是這個眾人在茶水間裡推測所得的結論,立時轟動了整個部門。同事們都沸騰了起來,一些喜歡嚼舌頭的又猜想,說不準沒多久,便能接到珮華的喜帖了呢!像她這種老處女,一旦天雷勾動地火,可不正是乾柴碰上了烈火,哪能不熊熊燃燒呀?其他人聽了,相互看了一眼,便又意會地嘿嘿笑了起來。

 

一位平時和珮華較友好的女同事,為人比較正派,受不了這些胡亂臆測,擔心不實的謠言愈傳愈誇張離譜,於是找了個週末,藉口父母寄來自家種的水果,要送些給珮華,趁此到珮華家一探究竟。

母親開了門,見到是同事,略感驚訝,但還是很熱絡地請了進來。同事遞上水果,母親忙說怎麼好意思破費,並喊珮華出來,珮華應了一聲,說馬上就來。同事聽了,不自覺踮起腳尖,伸長了脖子朝珮華的房間望去。只見珮華開了房門,還帶著──

一隻貓。

 

珮華喊了同事一聲,隨即又低下頭愛撫著貓,神情裡是說不盡的溫柔和情意,果真是一副「戀愛中」的模樣啊!同事張大了嘴,說不出半句話來,好一會兒才結結巴巴的說,妳、妳養了貓啊?什麼時候養的?

珮華笑了一下,說,才剛養的,還沒兩個禮拜呢!

  怎麼會想要養貓呢?同事又問了。說實在,這貓的外形並不怎麼討喜,一般而已,也不是什麼名貴的品種。同事完全無法理解,一向對動物沒啥興趣的珮華,為何突然興起貓養的念頭。

  本來把貓抱得緊緊的珮華,忽然鬆手將貓掉下,同事嚇了一跳,卻見那雜斑貓雖然落到了地上,但卻不似一般的貓那樣的靈活,再仔細一看,原來竟是跛了腳的!

 

珮華定眼望著同事,以一種莫名的堅毅神情,說,瞧見沒?牠就是一隻跛腳貓。那天晚上我經過動物醫院,店門前放了個紙箱,裡頭是這些被人棄在醫院門口的貓;獸醫擺在那兒讓人挑,不要錢的。我一眼就看到了這隻貓,於是我明白了自己一定要養牠。妳不覺得牠很可愛漂亮嗎?珮華說著,又彎身抱起貓,輕輕的撫摸著。

同事的嘴張的更大了,半個聲音也發不出來。珮華並沒有察覺到同事的異樣,仍然繼續笑著說,到現在我才終於相信,真有一見鍾情這回事呢!我對這隻貓不就是一見鍾情了嗎?哈……

 

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

《寫在後面》

 

感謝【天才老師】給了我寫作的靈感。

好久沒有動筆寫故事了,我還是比較適合亂塗鴨寫日記的吧!但既然有了靈感,還是把它給完成了吧!因為靈感可不是時時有,有了靈感也不一定能成軍,寫到一半又放棄的也不在少數。

今天一鼓作氣的把這個故事寫完了,好像也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了呢!下回再寫又不知是何時了。

【天才老師】說靈感的缺乏是因為看得書不夠多,寫作的障礙也同樣是因為閱讀不夠。嗯,這也許是真的吧!有了網路,我們還需要看書嗎?嗯,廢話不說,我要來上網了……

 

創作者介紹

故事 ∞ 開端

鬧鐘叫醒手指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0)

發表留言
  • 
            Kayin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email給Kayin 
                  
  前往Kayin的日誌
  • 短篇我想是10分鐘可以看完的吧!

    長篇好歹要有兩、三個鐘頭吧!




    重點是,我根本就不喝酒‧‧‧哈哈‧‧‧
  • 格主
  • 原來你是以時間來做為度量的標準啊!
    但我看東西,很少會去計算看了多久耶!

    既然你不喝酒,那也就是說…
    你根本不想發表嘛!七刀!
  • 
            Kayin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email給Kayin 
                  
  前往Kayin的日誌
  • 其實我也有發表一些短篇小說喔!像是1046‧‧‧

    至於我的長篇,我個人覺得架構不錯,但是細節我一直寫不好,等到哪天喝醉了,再來發表吧!
  • 格主
  • 短篇是多短,長篇又是多長啊?

    還要等到喝醉才發表哦
    哇~看來你真的需要一點助力,否則你的小說還真是不見天日哩!
  • 
            Kayin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email給Kayin 
                  
  前往Kayin的日誌
  • 還不錯,比我的要好多了‧‧‧
  • 格主
  • 是嗎?
    你又沒有發表你寫的作文
    好不好,也是你自己說的
    說不定我也覺得你的比我的好呀…
  • 
            沉澱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email給沉澱 
                  
  前往沉澱的日誌
  • 加油繼續創作喔!
  • 格主
  • 嗯…感謝你!
    其實我也不知道繼續創作要做什麼耶?
    又不可能出書…

    其實靈感一直是有的,只是有時候無法把它寫成一個完整的故事
    都是些破碎的靈感啊…
    而且一寫下去,我就要花很多時間去修改,會死人的…
  • 
            我168一路發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email給我168一路發 
                  
  前往我168一路發的日誌
  •  這則留言是悄悄話。
  • 格主
  •  這則留言是悄悄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