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久很久以前,我曾經每晚流連醫院的復健室……呃,我是說,因為體弱多病,因此不得已去做復健。後來轉投「皮拉提斯」的懷抱,已將近兩年沒再踏進復健室了。

但花無百日紅、羊無千日好!近來我的羊體微恙,於是乎不得己,只好重回復健室報到了。

前不久的某個晚上,我一如往常的去做復健,其中有個療程是會被「固定」在機器上20分鐘,也就是在這段時間裡,復健室內發生了一椿驚天動地的可怕事兒來!

 

一般來說,晚上時段會有二位復健師值班。負責我的是X,另外還有一位Y,其實我個人覺得Y比較好,但被安排給X也沒辦法啦。

那天晚上八點多,當我被綁在機器上時,突然聽到「砰」的一聲,我看了一下,原來是有人把熱敷包丟到加熱機器上面(醫院的熱敷包是用一種可重複利用的東西,放在一台有熱水的機器裡加熱,病患要熱敷時就夾出那塊東西,再用毛巾包著)。

原先我以為是有人使用完畢後,懶得把熱敷包拿回機器那裡,所以用丟的,但沒丟準掉到地上,於是才發出噪音(但一般來說,病患都不會做這樣沒禮貌的事~@@)。

 

正當我想繼續發呆時,突然就有個大塊頭的男人(A)從後面走出來,邊走還邊罵,好像就是在罵某事「很過份」之類的。接著就看到Y跟在他後面,問他是什麼事呢?

當時我只是很單純的認為,可能是因為病人多、復健師很忙,所以忘了處理A的事(就是比如說,本來該先幫A推拿,但結果記錯順序,卻替另一個人推……之類的)。可是後來A越罵越兇,還說什麼「你們真的很過份」等等。

憑良心說,我覺得這裡的復健師都很不錯,而且據我觀察,Y熱心又親切,她應該不會做出什麼「很過份」的事來吧?

 

後來A邊罵邊走出去,我以為他要離開了,沒想到不一會兒後他又走進來,還是在罵著,說什麼「我忍耐很久了」,而且越罵越大聲!

當時Y在幫另一個病人推拿,Y就在原地問他,到底是什麼事呢?但A從頭到尾都沒說發生了何事,就只是一直在罵,還衝到Y面前很兇惡的說「不會放過她」「要給她好看」,這類非常可怕嚇人的話來。

 

Y很有耐心,繼續問說是她哪裡沒弄好嗎?如果他一直不說,她也沒辦法處理……等等。但A還是不講,而且後來還罵Y「○歪」(以上消音啦!),又說什麼要「叫院長來處分她」之類的。

當時A拿著一本很厚的書,還做出要拿書打人的動作。這時我真的害怕起來,因為A好像神經病一樣,我真的很怕他會去打Y,我不知其他病人覺得如何,但我個人是覺得頗害怕,嗚嗚!

A就這樣發顛似的進進出出復健室好多次,每次我都以為他罵完就要走了,但他還是又走回來開罵。就在他作勢甩書後又走了出去,然後走廊上傳來「砰」的很大一聲,我猜那是他在踢走廊上的椅子。本來以為這回他「真的」要走了,沒想到他回來了!

這次他對著Y說,下次他就要「拿槍來『彈人』」……

(我非常害怕~@@)

還說什麼他忍了很久啦,這裡很過份……要不然他是吃飽沒事做(所以才來發飆)哦?

(啊到底是什麼事啊,又不講~~)

 

這時有位病人家屬(B)看不下去,出聲制止。B說,大家都是來這裡做復健的,沒必要這樣吵吵鬧鬧,有什麼問題就講出來!而B的哥哥(就是要做復健的病人)也在一旁幫腔,指責他把這裡弄得乒乒砰砰的,是在幹嘛啦!總之他們兩個就是在譴責A(膽小的我,在一旁心裡點頭如搗蒜)。

大塊頭A當然很不爽啦,馬上同B和他哥對罵起來。可能因為B哥是病人,所以主要是B在發聲。

 

沒想到這個B,竟然是兄弟!因為聽他講話的內容就可以感覺出來。而B哥應該也是兄弟一枚無誤!

這時Y走了出來,擋在A前面,叫他不要生氣了(我真的很怕A會打Y >.<。並且Y又去勸B和他哥,叫他們不要再講了,這樣只是讓A更生氣而已……

但雙方還是繼續互嗆著。

說實在的,A從頭到尾就是在胡鬧,一直亂罵復健師,但又不說為了啥事在不爽。B既然是「兄弟」,當然會受不了A和他嗆。

突然間,B不知從哪裡拿出一根短短的不鏽鋼棒(我猜可能是某台復健機器的一部份),往前衝去就要打A!那個氣勢真的很兇狠,我因為被綁著無法動彈,只聽到有女生尖叫的聲音。還好那時Y站在附近,她馬上擋下B的棍子,並且很生氣的對B說「你不要鬧了!」

 

我真的嚇死了!

這個打起來就完蛋蛋了啊!

因為我被綁著不能逃,而且我的位置又離戰場很近──救命啊!嗚嗚嗚!!

還有,我不得不說,復健師X的反應真的很差。早在A做勢要甩書時,她就應該去打電話給醫院的保全了,結果直到AB兩人都嗆了好一陣子,她才去打電話。這真是……

 

就在B亮棍子後不到一分鐘,警察「就」上來了。但AB兩人還是繼續對罵,A又提到什麼「要去拿槍來」,叫B不要跑,還在那邊問「啊某哩是項?」

B:我是○○啦,怎樣!那你又是誰?

A:我是□□啦……你嘜造!

B:我不會走……挖等你啦!

兩人光是這邊又罵了好久。

 

可能是因為有警察在場,所以A就「真的」離開了。但臨走前他就一直在嗆B,叫他「不要走」,他會帶**回來(這邊聽不清楚……總之不是帶人,就是帶武器回來吧!)

B也說他不會走,在這裡等伊!

那時B剛好站在我旁邊,我聽到他真的打電話去撂人耶!他說:

喂,某某嗎?

我是○○啦~

我帶我哥在醫院做復健

結果有人在這裡吵鬧囉嗦

麻煩你派幾個大哥旁邊的助理來這邊……

 

我真的真的快嚇死了!恨不得馬上逃離現場。最詭異的是,當AB兩人快幹起來時,居然有人還繼續在那裡踩(復健用的)腳踏車,而且那人離A很近耶!他都不怕被波及唷?!

最後、終於,我那療程的20分鐘結束了(媽咪呀!)。我被鬆綁之後馬上去找X簽名(病患每次去都要給復健師簽名),X還說要幫我做超音波療,我說不用了……我要先走了。

(三十六計呀這是,一定要的啊!)

 

臨離開前,我忍不住悄聲告訴那警察,我有聽到B打電話去撂人來(我只是想要提醒他們多加防範,可能會發生大車拼~~@@)。警察說他已經有打電話叫**來了(聽不太懂……總之就是有叫支援吧?)

後來我到急診的櫃檯去批價,因為當天沒有夜間門診,因此做完復健得去急診櫃檯繳錢。結果這時有兩位警察進來,警察1號問復健室在哪裡?警察2號問急診櫃檯的職員,「剛剛有報告說復健室那裡在鬧……是怎樣?」

但急診櫃檯的人根本一臉茫然,這時我又忍不住打小報告,剛剛有個病人在胡鬧,有人勸阻,可是後來他們兩人互槓起來……。然後兩位警察就上去復健室了。

 

那個B啊,真的看不出來是兄弟也!

我不是每天都有去做復健,但只要我去的時候,都會看到他推著哥去(所以我推測他們每天都去)。

他哥非常非常瘦,狀況似乎頗嚴重。他得坐著輪椅,無法自己行動;也都需要B扶他去機器上面。然後也幾乎會有一個國小的男生跟著去復健室(我猜是B的兒子),小男生也會帶功課來寫。而B看來就很台──理個平頭、衣著普通,還趿雙藍白拖,斜揹著一個小包包,看起來不像是兄弟啊(至少手臂露出來的部份沒有剌青)。

之前我只是覺得,這個人還真有心,每天都帶哥來做復健,沒想到他和哥都是道上的人~~@@

 

總之,真是嚇死我啦!真的好可怕唷!怎麼去做個復健還會有這種「奇遇」呢?而且我最擔心的是,隔天會不會才是真正大火拼的開始呀?

嗚嗚!

ivr

 

創作者介紹

故事 ∞ 開端

鬧鐘叫醒手指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
            孚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email給孚 
                  
  前往孚的日誌
  • 遇到種事 真的是走為上策  好奇只是會殺一隻「羊」
  • 格主
  • 我沒有好奇~~我也很想落跑
    無奈被綁在機器上啊,嗚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