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80824《友誼排行榜(一)》,點擊可直接連結

 

我盯著螢幕上「館藏日治時期寫真帖展」的網頁,那個報名表下載處,怎麼一直找不到呢?CP蹙迫迫的聲音迭連傳入:「我現在急需三萬元。拜託妳先借我,明天一定還妳!」

「可是……」我結巴了起來。早先和爸媽在家裡沙盤推演過的「應戰守則」──千萬不能當保人!千萬不要借錢給人!,怎麼一句也想不起來了?

「可是我身上沒錢耶,學校裡沒有提款機;而且我搭校車上下班,現在也沒有交通工具回市區。」好不容易,才擠出了這麼幾句很沒有說服力的推託之詞。話說我服務的新校區,非常偏僻,附近連個飲料店都沒有,更遑論是提款機了。至於交通工具一項,則是千真萬確,毫無虛假。

CP現在又怎麼了,怎會連三萬元也拿不出來呢?她不是在某基金會任職專案助理麼?薪水好像不低呀!

「那個,」CP繼續以非常快速的語調說道,彷彿這樣,就能立即借到這筆救急金。「我幫人做保,結果對方跑掉了。現在我要先幫他還錢……」

唉,做保做保。保人,呆人也。她怎會不明白呢?莫不成是「男性」朋友嗎?和我不同的是,CP的男友一個接著一個,當然,她不是劈腿族,但情史也精彩異常。從大十幾歲的中年男子,到國籍亞美利堅的阿斗仔,不一而足。每回和她聯絡,也要同步更新男友的名字才行。

 

LJJ,妳跨年要去哪裡啊?19992000耶,千載難逢哦!」

「我每次跨年都回家欸。」我越說越小聲。對於如此無聊又無趣的連假安排,自己都覺得羞赧。大三了,大學也混了兩年多,但我一點都不像所謂的大學生,吃喝玩樂樣樣付之闕如、戀愛學分也修得亂七八糟(其實是,根本沒有交往的對象);相較於多姿多采的CP,我簡直不想聽她訴說近況了,愈聽愈自討沒趣嘛這是。

「妳要不要來找我玩?」CP用一種愉悅的語調說著。

我從未想過在跨年時去找她,印象裡她總是比打轉的陀螺還停不下來。而且,人家有男朋友的吧?我才不去當電燈泡哪!正直覺地要回絕時,CP又說了:「我們一年多沒見面了啦,妳不是也沒什麼計畫嗎?來嘛來嘛,我們可以上台北去噢!」

去台北跨年耶!

聽起來很不錯,我有點心動了。「可是,台北人生地不熟的,我們要怎麼玩呢?」我囁嚅著說。

CP神秘又帶點曖昧地笑了起來:「我男朋友在台北啦!」

咦,什麼時候又換了個台北男友啦?

「他是開咖啡店的。我們玩累了可以去店裡坐,連住宿費都可以省下來。」

要是有地陪的話(還有咖啡店呢!),當然舉雙手贊成囉!於是我興奮地跟她討論著種種細節,幾乎講完一張電話卡。但當晚打電話回家報告時,卻被母親臭罵了一頓:

「妳認識那個男的嗎?不認識嘛!那還敢跟人家上台北去玩?妳頭殼壞掉啊!跨年咧,妳給我滾回家來……」。接著「砰」的一聲,在遙遠彼端的母親,非常憤怒且用力的摜了電話。

於是等了廿幾分鐘,直到抽抽搭搭的啜泣聲暫稍,我才撥了通電話給CP,說不能和她去台北了。但對於這個無疾而終的邀約,我卻始終心存感激,且不時想起這段無緣的台北行。這可能也是一種莫無名的魔咒,至今我還是沒參加過任何跨年活動。

 

「拜託啦,請妳一定要借我!」CP在電話那端繼續哀求著。「我保證,明天一定馬上還妳。」

她好像真的有困難欸。連帶保證人不還錢的話會怎樣?上法院?還是被黑道追著打殺呢?可是這個CP啊,已經不是我所熟悉的那個高中同學了。畢業後這幾年,她換了好多工作,總覺得她有點眼高手低;工作沒定性,但花費卻不低。是不是因為這樣,所以沒什麼存款應急呢?

雖然想幫助她,但難道說,我辛苦賺的血汗錢就不算什麼一回事了嗎?方才一時被遺忘的種種悲慘故事─母親同事的老公借了百來萬給朋友,結果對方跑路,那對夫妻也吵到快離婚了;還有一個可惡的家庭,向親威借了上百萬,死拖活賴著不還錢,竟還有臉買新車─此刻都一一倒流回來。嗯,我就是因為這麼軟弱、這麼不會說「不」,所以她才吃定了我。

不可以!這次不能再讓得逞了。於是我說:

「啊,前陣子家裡新添購了電器用品,我分攤了好幾萬元,現在戶頭裡怕是沒錢了。」

CP聽起來像是快哭了:「那,那妳可能還有剩一些,對不對?」

呃,失策啊失策!早知道就說我一毛錢都沒有,不就好了?或者,乾脆說我是月光族,外加欠下一堆卡債。

「這個嘛,妳也知道,現在都月底了,我的戶頭裡應該快沒錢了……要去刷簿子才知道。」此時我恨不得狠狠的、用力的鑿自己的腦袋。早知道──早知道就不接這通電話啦!

「那妳下班後可以處理嗎?」

「欸……」現在是怎樣啦,聽不懂人話哦!

「萬事拜託了!妳一定要幫我想想辦法……」CP哀告著。

於是我敷衍著說,下了班差不多是六點,到時再去刷簿子,看看裡頭剩多少錢。

「謝謝,謝謝!我六點再打給妳啊!」CP掛了電話。

 

她是沒人可以找了嗎?幹嘛非得挑我來借錢呢?況且我對她的近況、工作情形都不瞭解,這筆錢無論如何,也沒法放心借出去啊!如果是DL之屬,當然是二話不說,馬上把錢掏出來。可是這CP嘛,她該不會是離了職,生活費結据還欠卡債……。唉呀唉呀,越想越頭大。吼,這真是無事家中坐,禍從天上來呀!

 

JJ,妳認識你們學校裡的何X老師嗎?」三年多前,我接到了久未聯絡的CP的來電。問得我有點莫名奇妙。

「嗯,完全不熟欸。」雖然在學校服務,但畢竟沒法熟識全校的老師啊!「怎麼了嗎?」

「哦哦,我現在在唸財務工程研究所,要找論文口考委員。指導教授建議我找何X老師。」

財務工程研究所?這是什麼東東啊?沒想到CP竟然棄文從商,這真是始料未及。而且,她什麼時候考上研究所的?現在竟然就要畢業了呢!想來,從大學開始,我便和她漸行漸遠,大一時還有幾封鴻雁往來,之後就慢慢斷了聯絡。除了那次跨年前後通了兩三回電話,之後又像一場迅速消失在沙漠裡的陣雨般,我們又回到陌生人般的潛互動了。

「真是抱歉,我只能給你他的研究室電話和Email,還是要請妳自己和他聯絡了。不過……妳怎麼會去唸財工所啊?」

「哦,我大三時去應徵財工系老師的計畫助理,跟他做著做著,覺得還蠻好玩的,他也鼓勵我考研究所,就是這樣啦!」

雖然未久聯絡,但知道老友學業將成,還跨領域、具備兩種專長,也著實替她高興呀!

 

{未完待續}...................980825《友誼排行榜(三)

 

 
創作者介紹

故事 ∞ 開端

鬧鐘叫醒手指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
            daphni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email給daphni 
                  
  前往daphni的日誌
  •  這則留言是悄悄話。
  • 格主
  •  這則留言是悄悄話。
  • 
            daphni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email給daphni 
                  
  前往daphni的日誌
  •  這則留言是悄悄話。
  • 格主
  •  這則留言是悄悄話。
  • 
            daphni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email給daphni 
                  
  前往daphni的日誌
  • 你明明放在文字堆砌@@" PS.小胖的錢就是我的錢所以不用借XD
  • 格主
  •  這則留言是悄悄話。
  • 
            daphni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email給daphni 
                  
  前往daphni的日誌
  • 我不在乎變成長篇XD~~加油加油~~(寫的很有真實感欸,超棒的。)PS.那這篇文章我要備份起來,以後找你借錢
  • 格主
  • 喂,這本來就是真的啦~哼!

    又,
    你以後還是先找小胖借錢好了,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