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臨檢】

 

他們交往已經一段時間了。她知道男孩對她有愛,但「性」致勃勃的成份似乎更加高昂。她不排斥和他發生關係,可總覺得還有那麼幾分不確定。兩人為這事爭過幾回,自己雖已非處子,但卻也不代表都能隨隨便便呐。

這天又為了這事吵起來,後來她半賭氣的扯著他,就往路邊最近的賓館走去。男孩起先楞了一下,但臉上隨即漾出喜不自禁的表情。可走在前頭的她並沒有看見。

進了房間後才發現,這家小賓館似是年代久遠,四周腐敗霉濕的氣味漫天蓋地的朝她壓了下來,牆上糊的壁紙已經看不出原本的顏色是灰還是黃,東一塊西一塊的斑駁脫落,從捲曲翹起的骯髒破洞後頭露出了灰撲撲的牆面。她看得心裡直發毛,正想掉頭離開時,卻發現男孩已經跑進浴室,開動水龍頭,嘩啦啦的沖起澡來了。

她站在房間正中央,頭頂上的環狀日光燈像被厚重的灰塵遮蔽的光源不足,又或者是業者刻意的安排,這樣的昏暗令她莫名其妙地想起在港片裡看過的,那些可憐的、被迫接客的應召女的小間……

她的思想還沒完,門上突如其來的一陣扣擊聲打斷了她的天馬行空。她有點不高興(旅館業者會這樣打擾客人嗎?),但更多卻是鬆了口氣般的解脫(不管是誰都好。可以的話,我想趕快離開這裡)。還未及思索更多時,敲門聲再響,這回還伴隨著一把混雜著台灣國語的低沉男聲:

 

「警察臨檢!」

 

臨檢?

怎麼會!

 

她平日連紅燈都不闖的欸。警察對她而言,只是駕著巡邏車在街上擦身而過的駕駛人之一。怎麼如今卻落到了他們手裡啊?她想叫男孩出來,聲音還未發出,敲門三度響起,已經聽出了不耐煩:「臨檢!麻煩開門。」

她開門一看,外頭站著二男一女,男的是警察,女的是賓館女中。雖然逆著光,但她似乎可以看到女中臉上寫滿著抱歉,好像沒能為客人擋下警察是一種嚴重的失職。頂著小平頭的台灣國語警察一號說:

「小姐,就妳一個人啊?」

在他身後腆著個大肚子的中年警察二號,嘻嘻笑著說:「啊你是沒聽到浴室裡有人哦?」

就像排演了無數次的劇本一樣,就在警察二號話語剛畢,所有人不約而同轉往浴室看去時,只圍了浴巾的男孩「啪」地一聲拉開門衝了出來,旋風似的問道:

「怎麼了怎麼了?我聽見有聲音,是誰──」

 

男孩像被塞進了隻大蛤蟆般,沒說完的字句硬生生的哽在喉間。他一瞧房裡多了這麼些人,眼睛瞪得老大,半晌才結結巴巴的說:「欸,現在是……怎樣啊?」

警察二號仍然笑嘻嘻的,咧開了嘴:「先生,臨檢囉!兩位,麻煩身分證啊,謝謝!」

男孩轉過身,往丟在床上的背包走去,嘴裡嘟嚷著:「幹!有夠衰的!」她瞄了男孩一眼,又看了警察一眼,接著打開自己的包包一陣翻找,卻──

 

「呃,我、我忘了帶身分證耶!」

 

警察一號已檢查完男孩的證件,聞言迅速轉過身來,和警察二號一同將眼光射向她。她心裡叫糟,完蛋了完蛋了,他們該不會認為我是援交妹吧!男孩這時急急喊道:「哎唷哎唷,妳、妳……妳怎麼會沒帶啦!警察先生,她是我女朋友啊!真的真的啦……」

男孩一急又開始結巴了。雖然在這樣箭拔弩張的氣氛下,她仍然有股想要大笑的衝動。

「沒帶~~唷!」警察一號拉長了尾音,叉起了雙臂看著她,轉頭向警察二號看去:「你說,現在要怎麼辦呢?」

他們今天才剛被組長削了一頓,氣悶的很;更鳥的是,一路臨檢下來的績效又掛零,這兩人一看就是貨真價實的小情侶,但正好拿他們來開開刀,整治一番,消消氣也不錯。

「呵呵呵,這個嘛……」警察二號摸了摸下巴,看著男孩說:「你說你們是情侶,可是她又沒帶身分證。我怎麼知道是真的還假的?」

 

男孩的眼珠骨碌碌地轉著,臉上的表情像快溺斃的人,一陣「呃……嗯……呃」地說不出話來。她不知哪來的瘋狂念頭,只覺得一股氣從腦裡衝往臉上,又繼續奔流到胸口,突然就聽見自己說:「警察先生,如果我可以證明呢?」

「嗯,妳要怎麼證明?」

「不然……不然你們問我問題好了,我一定全部可以答出來。這樣就能證明我是她女朋友了吧!」她往前站了一步,瞪大了眼說。

兩位警察對看了一眼,心想著跟這小女娃玩一會兒也不錯,於是答應了這荒誕的要求。

「好啦,我想想看要問什麼啊!」警察一號抓了抓頭,盤算著要先問哪條?問名字嘛,實在太無聊啦!

「還是這樣好了,」她又出聲了。今天不知怎麼搞的,中邪了嗎?一開始是反常地拉著男孩開房間,現在竟又膽敢和警察大小聲?「我把問題和答案都先寫下來,然後您們兩位再問他,只要他回答的和我寫的一樣,就可以了吧!」

只見男孩雙手緊緊抓著圍巾,赤裸的上半身站滿了雞皮疙瘩,但額上的汗卻是一刻也不曾停過,那模樣像極了個當場被活逮的小毛賊。

一號和二號同意了這個遊戲規則。於是女孩窸窸窣窣在紙上飛快寫將起來,不一會兒便列了十幾條問題。警察二號接過紙條,才看了一眼,接著放聲大笑起來。他的聲音就像雷一樣砍了下來,劈得男孩不由自主震動了一下。「啊呵呵,小姐,妳寫那麼多哦?確定他都知道嗎?」

清了清喉嚨,警察二號開始了第一個問題:

 

「你大學讀的是什麼系?」

「化工系。」

「你最喜歡吃的食物是啥米?」

「肉圓。」

「你家裡養了什麼寵物?」

「貓……很肥的一隻貓。」

「跨年時做了什麼?」

「呃,在家看電視倒數。」

 

警察一號這時發話了:「吼,年輕人,不是我要說你啦!跨年耶,不帶女朋友出去看煙火,悶在家裡孵蛋啊?」接著他一把拿過紙條,說:「好了好了,我再問一個問題,答對了就算你們沒事,啊!」

男孩一直緊繃著的肩膀,這時才懂得放下。這些問題都不難嘛,看來這回可以安全過關了。

警察一號向來是個沒耐心的人,他於是直接跳到最後一道問題,看了之後卻發出「欸」的一聲。「這是什麼啊?」他把頭湊再看了看。警察二號也靠了過去。

 

只見紙條底端有行略微顫抖和潦草的筆跡,卻清楚的寫著:

 

 

 

 

 

你是真的愛我的嗎?

 

voicexml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鬧鐘叫醒手指頭 的頭像
鬧鐘叫醒手指頭

故事 ∞ 開端

鬧鐘叫醒手指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
            沉澱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email給沉澱 
                  
  前往沉澱的日誌
  • 賓館女中,真少看到耶@@
  • 格主
  • 沒去住的話,當然就不會看到囉!

    P.S.
      其實我根本沒聽過「女中」這號人物啊~~
      一切都感謝MM的提供啦,哈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