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要說的這件事已有段時日了,但今天橫豎沒事,就拿來開講吧!事件時間是上學期期末,也就是一月中旬。

 

話說我服務的單位,管理三間普通教室。所謂的「普通教室」就是只有一般的課桌椅和單槍、電腦、音響喇叭等基本設備,有別於語言教室、階梯教室或電腦教室這類的「特殊教室」。而我們自己的學生,大部份的必、選修課都在其中一間A教室上課;當然也有其他班級在A教室上課,這部份大多是教務處安排的。

最後就是,我們這些管理教室的單位,也只是有優先使用權而已,並不能說「這是我們的教室、不給你用哦!」。簡言之就是,學校裡的教室都是學校的,我們只是幫忙管理──器材壞掉要維修、老師不會使用設備得去教學──但對於教室並沒有絕對的決定權。這樣大家都懂了吼。

 

又說另一個○單位的助理因為生小孩去也,請產假的這段期間找了一位**來短期代理。事發當天早上**打電話來說,因為他們的X教室設備壞了,下午六、七節(約13:10~15:10)想借我們的A教室。我看了課表,該時段沒有排課,就說可以出借。

因為那陣子很忙,當天15:20還借了老師上課時間,要去班上向學生宣導「課程地圖系統」的小活動並做問卷調查。

本來我就已經為了宣導活動在忙碌了,約15:05時,有一位我們的學生跑來說,A教室被鎖住了,一堆學生被關在外面,大家都擠在走廊上……。當時我正忙著活動問卷的事,就先請工讀生去幫忙開門,後來他回報說,有人在裡面上課!!

這時我才想起,之前○單位好像有說要借教室的事,但那時的確還沒下課,也不能趕○單位的學生出去吧!於是就請我們自己的學生再等一下。

 

15:15時我已經準備要過去做課程地圖的問卷,結果這時電話響了,有個男人劈頭就說他是「王老師」,他今天上課會比較晚……

一時之間我還聽不懂,後來才想到說,那個人應該是○單位的王某吧,就是借教室上課的老師。

王某說因為他放影片給學生看,大概要到15:40才會結束。但問題是,15:20之後本來就是我們學生在A教室上課的時段,而且他們那節課要期末考呢!於是我跟王某說,但我們的學生要期末考了,而且他們助理**原先也就是說借「六、七節」而已。最後王某說,那他會把他的學生帶走還什麼的,總之就是會把教室還我們。

 

因為後來又有另一個學生跑來問事情,所以我拖到15:20還在辦公室。這時電話又響了,是**打來的,她竟然說王某要繼續A教室放影片!想叫我們學生換去另一間教室(就是○單位管理的那間設備壞掉的X教室)考試。

當然我很不高興,我說我現在很急著要去做問卷了。當時我真的分身乏術,有點沒辦法思考,我說X是階梯教室,座位距離很近,考試可能會看到隔壁人的考卷啊!**回說,那叫學生都空著一個位子來坐。本來我仍然不太同意,但**還是一直盧,後來我沒辦法再拖了,只好勉強答應。但**竟然說,她會叫工讀生下去告知。

我很不高興!

拜託,這是他們不對吧!罷佔了我們的教室,結果竟然只派一個工讀生出面,這也太不尊重了吧!而且如果我們這裡有什麼狀況,比如說學生吵鬧或抗議什麼的,她的工讀生能處理嗎?

但我用還算客氣的口氣說,我覺得還是請助理去說明比較好。**說她會去。

 

接著我趕緊去做宣導活動及問卷調查,結束後我越想越不爽,就又打電話去給**,說,他們借教室本來就只有六、七節,結果拖那麼久,影響到我們學生上課;而且他們要期末考了,大家都很緊張,不能提前進教室安頓就算了,還被迫要臨時換教室,學生都在抱怨了。

因為那堂課的老師沒去監考,而是請研究生去監考,當時因為臨時換教室的事一團亂,研究生打電話給我,她有提到大學生在抱怨的狀況。

我覺得我的口氣沒有很兇,雖然有要責備的意思,但本來就是他們不對啊!我還是要維護自己學生的權益對吧。**也道歉說,她不知道老師的影片會那麼長。最後我的結論就是:以後如果還要再借教室的話,請務必注意時間,不能影響到我們的學生,不然我們可能就不借了。

 

請大家說說看好了,我這樣說有很過份嗎?

 

後來又過了十幾分鐘,當時我在和另一位老師說話,主任室的電話響了,同事就先接過來聽,竟然是王某打來的。(以下內容是同事後來轉述的)

一開始王某還算客氣,也為了佔用我們上課時間道歉,他「以為」接下來那間教室沒有要上課(但教室外明明有貼課表!)

後來他就越講越發火,說什麼……我們的學生有那麼脆弱嗎?換個教室就不可以了嗎!他們不是已經協調換到X教室讓我們學生使用了嗎?難不成還要他搬沙發給學生坐?接著又批評我們學生在抱怨的事,最後甚至還威脅的說,以後如果有我們學生選他的課,他一定會好好照顧

最後他還放話說,我們說不借教室了,如果以後我們要借X教室,他們○單位也不會借!

 

拜託,他以為他是○單位的主任哦!而且X教室又不是○單位專屬的,只是有優先使用權而已,他到底懂不懂啊!如果是一般學生是借來開會、辦社團活動等,也許還可以說不借,但如果是要上課的話,他們不可以拒絕吧!

而且我也沒有說X教室環境不好,只是考慮那裡的桌椅比較不適合考試(就是階梯教室那種,要拉出一小塊桌板的連排座位。事後學生也反應說那種桌板很小,考試時真的很不方便),他是在鬼吼鬼叫什麼啊!

王某還說,他和我們主任及老師「都很熟」,而且他一開始就是打主任辦公室電話,擺明了就是要直接找主任。但因為主任不在,所以他才先和同事說,敢情就是要和主任告我們的狀就是了!

 

我不知道問題是出在哪兒?是因為後來我打電話給**,她轉述給王某時,出了差錯;或是王某本來就有問題?但我覺得王某根本就一個神經病瘋子的可能性最大!自己沒有準時下課,影響到原先的學生,難道他就一點錯都沒有嗎?!竟然還對我們咆哮;又放話說以後要好好「照顧」我們的學生……這種人還配當老師嗎他!

我真的很想跟我們學生說,以後不要去選他的課,但又不方便明講──因為王某已經放話啦!不說,怕我們學生以後被整;說了,可能又會被王某抓到把柄再告狀。而且這段經過,叫我要如何啟齒呢?

真是為難啊,唉!

 



創作者介紹

故事 ∞ 開端

鬧鐘叫醒手指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6)

發表留言
  • 
            月桃戲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email給月桃戲 
                  
  前往月桃戲的日誌
  • 超機車的拉~不過你可以不說只要留意修他課的學生有沒有被惡意當掉
    再反應就是了.不然你說了再傳到王**那你處境堪憂
    不過你忙的時候另外那助理不再唷~
  • 格主
  •  這則留言是悄悄話。
  • 
            李湖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email給李湖 
                  
  前往李湖的日誌
  • 讀書人的惡行惡狀 更加醜陋 又令人做噁
     
  • 格主
  • 我們也是有很棒的老師
    但人一多,就難免有怪胎~~@@
    這個王某之前就聽說一些他的豐功偉業,但因為沒有接觸過,所以還沒感受到啊~~
  • 
            下流Nana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email給下流Nana 
                  
  前往下流Nana的日誌
  • 教授,撇開了所謂的專業,也是個@#!*&%#@的平凡人,只是他們常常忘記這一點
  • 格主
  • 我覺得這跟是否老師沒有關係
    主要就是一個人的品性
    就算是工友,也有很和譪可親的和討人厭的
    老師當然也不例外
    ……幸好我們自己的老師都是好人,呼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