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米斯納動物醫院】

 

米斯納動物診所所長米娜,看似擁有了一切──事業與美貌──但所有的員工和顧客,都能感受她那股若有似無的哀愁,縱使米斯納的營運狀況愈來愈好,也難見她一展歡顏。眾人猜測大約不脫兩個因素:感情的不順遂和她那神秘的家庭。除了哥哥米墨偶爾過來之外,米娜很少提及父母或其他家人,一切似乎諱莫如深。

也許是米娜的美麗太過驚人,又或是緣份未到,陸續交的幾個男友都不是好東西,米娜每每重創而回,「幸而」這些欺騙米娜的歹人最後都嚐到了惡果。他們在與米娜分手後都變得……嗯,怎麼說呢,變得有點痴痴呆呆。套句工讀生阿角說的,他們變成了「丟失了靈魂似的」行屍走肉般恍惚的傢伙。

 

就在米娜第五次失戀後的半個月,診所中午休息時,米墨一副來者不善的模樣衝進來,櫃檯兼會計小姐胡莉還來不及招呼,他就神情肅殺的進了辦公室,並且非常用力的甩上門。胡莉轉了轉眼珠,這是她六年來第幾次看到米墨呢?似乎每回都是在米娜失戀後,米墨才會出現。他是來安慰妹妹的嗎?但看起來又不像,因為他的表情很可怖,像是要殺人一樣,而且他和米娜總是談到不歡而散。

胡莉在櫃檯裡隱約聽見辦公室裡傳來米墨的咆哮。在一陣特別暴烈的吼叫後,她緊張了起來。她悄悄來到辦公室外的走廊,正準備敲門一探究竟時,米墨突然開門走了出來,還朝裡頭丟下一句:「妳最好小心一點,爸媽叫我盯著妳……妳該懂我的意思吧!」。然後就抿著嘴走了。

當米墨走到診所門口,看見一旁掛著「歡迎有緣人認養」的籠子時,突然又怒氣上衝,打開籠子抱出一隻大黑貓,朝米娜辦公室語帶恐嚇的說:「這隻貓我帶走了。米娜妳別再胡搞了,知道吧!」

胡莉楞了一下,探頭進去,只見米娜臉上又顯露出那種極大哀傷的表情,就像踩在懸崖邊的搖晃。「真是非常不好意思,」米娜用一種幾近虛脫的口氣說,「幫我取消下午預約的客人好嗎?我現在……很不舒服。」米娜哽咽了一下。「麻煩妳了,胡莉。」

胡莉識趣的點點頭,再輕輕的把門關上。

 

胡莉打電話向客人賠罪並改約日期後,再和阿角一起餵食診所裡的動物們。米娜雖然有點神秘,但她的醫術和愛心卻是無庸置疑的。診所門口不時就有遭人遺棄的貓狗,米娜都一一收留了牠們,幫牠們除蟲、打預防針、剪毛、美容,弄得漂漂亮亮的,好讓有緣人領養。就像一隻特別醜怪、沒有人會想養的貓──診所裡的人都喚牠阿醜──在這裡待了將近六年,消耗無數貓食和預防針,米娜仍然繼續養著牠。

除了被人半夜偷偷丟在門口的動物外,米娜也陸續抱了五、六隻貓──包括阿醜──過來,大家都猜那是她拾到家裡附近的流浪貓。至於剛剛被米墨帶走的黑貓,則是米娜上個禮拜剛帶過來的。這個米墨看起來就不像是個愛貓的人嘛,他要牠做什麼?

 

米墨抱著黑貓在街上走了一會兒,才忽然意識到,他根本沒有能力幫助牠。方才是一時氣憤才會帶走牠的,但現在……

「該怎辦才好呢?」米墨低頭看了黑貓一眼,恰巧牠也抬頭望著他,並且大力的扭動著。米墨不能隨便丟下牠,但又無計可施,最後只好先把牠帶回家。他決定這陣子先緩緩,過幾天再去找米娜,務要令她把這些貓治療好。

 

米娜收留並免費讓人認養貓狗的作為,在養貓一族中頗為人知。大多數的人都感佩米娜的愛心,但也偶有抱怨的聲音。

幾位養貓的小姐說,她們帶了貓回家後,才發現這些貓「怪怪的」。牠們不喜歡女性,甚至可以說是有點害怕;但牠們也不喜歡男性,尤其當男朋友或老公靠近女主人時,貓兒們就會弓起背、甚或擺出齜牙咧嘴的姿態來。總而言之,這些貓似乎很怕人,也不會接近其他動物,一點都不像正常的貓!有兩位小姐甚至指證歷歷的說,她們見過貓兒一整天只是靜靜地窩在角落,神裡還流露出悲傷的樣子!

阿角認為是這些小姐「想太多」了(「那是因為她們都沒有陪貓玩!」,阿角說)。但其中有三個人最終受不了這些「怪貓」,在徵得米娜同意後,又把牠們送回米斯納,等待其他的有緣人來照顧牠們。

也許是基於同為女性的敏感,胡莉認為這些女飼主不是胡言亂語,況且貓兒們怪怪的也是事實,診所員工都覺得牠們異常安靜和怕人(有時候胡莉甚至覺得牠們得了自閉症和恐慌症)。此外,胡莉還注意到了一件其他人都沒有發現的事:

 

這些「怪貓」都是在米娜失戀後,才由米娜抱過來的。

 

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

 

米斯納王國的存在是個秘密,普通人當然是不可能知道的,因為他們非常努力小心的隱身在人群中。米斯納人的外表和我們一樣,不同的是,米斯納人各自擁有不同的能力,比如米墨擁有暫時停止時間的能力,而米娜的則是──

「她怎麼可以隨便把人的靈魂帶走呢!」米墨緊緊抓著黑貓,彷彿做錯事的人是牠──哦,不,應該說是「他」。「雖然你騙了米娜的感情,又做了許多糟糕的事,但米娜這樣是太過份了!」米墨望著黑貓,突然露出一絲微笑。「你應該就是張耀任那個傢伙吧?聽說你劈腿了很多次,現在變成了隻大黑貓,該不會還要去勾搭母貓吧!」

黑貓像是聽懂了似的,狠狠的瞪著米墨。但「他」四腿終究難抵雙拳,米墨從脖子處抓住了「他」,任憑「他」伸出四肢在空中亂抓亂晃。「這幾天我先收留你,過幾天我再去找米娜,讓她把你的靈魂還回去。」接著又啐道:「其實我也很討厭你們這種花心男,把我們男人的名聲都給搞臭了!而且你傷了米娜的心,我恨不得揍你一頓呢!」

 

米娜習慣在每天結束營業、所有人都走光後,蹲在籠子前看著那幾隻貓──曾經是她的愛人的貓。米斯納人天生(不幸?)的命運就是,必須找到一個真正愛自己的人。除非能夠一生不動情,就能永遠保有能力;若是和人類結合後,能力便會逐漸減弱,終至喪失。這也是米斯納人越來越少的緣故──要嘛就是守著能力至死,但無法繁續後代;要嘛就是幸福快樂但平凡的過完一生。

又比如像是米娜這樣,一再嘗試卻無功而返,能力也會漸漸消退。但不同於幸福的米斯納,得不到愛的米斯納在失去能力的同時,會感到有如化療般的痛苦折磨。這也是讓許多米斯納人不願輕易投身愛中的原因。

米娜不擔心失去能力,她只怕找不到一個愛自己的人。米墨也許就聰明得多了,他早就打定主意永遠不會落入去愛人或選擇被愛的兩難之中,他才不想讓一個女人來左右自己的命運哩!他喜歡自己作主,也因此他的能力發揮到極致。有時候米娜非常懷疑,她這樣堅持找尋愛人的決定到底對不對?如果她不談感情的話,她就不會受傷,世界上也不會多了五隻不是貓的貓。

「我說你們,」米娜望著她的前男友們說,「現在是不是很後悔劈腿或傷害了我呢?」

四隻貓齊聲不安地叫了起來,並且縮到籠子的最深處。

「你啊,」米娜指著阿醜,皺了皺鼻子道:「你欠了一堆卡債,老是嚷著被討債公司追殺,現在在這裡也許還舒服得多了。不是嗎,簡天銘?」

米娜並不喜歡自己的能力──把人的靈魂帶走,這並不實用也不有趣。失去靈魂的人並不會死,他們只是變得痴呆,就像阿角說的「這些人阿達了!」。米娜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還要把「他們」帶來米斯納,也許因為她是一名獸醫,無法親手丟棄「他們」吧!況且,「他們」畢竟是她的前男友。

 

當米娜第一次發現被背叛時,盛怒之下把男友的靈魂變成一隻奇醜無比的雜斑貓,但很快她就知道自己錯了。由於這隻貓太醜怪,根本沒有人想養「他」,以致於「他」在米斯納一待就是六年。後來米娜會把他們變得漂亮和討喜,果然很快就被一個個眼睛發亮的女孩們挑走了。但「他們」畢竟不是普通的貓,「他們」對人類充滿了怨恨與驚懼;而「他們」也不屑當貓,所以「他們」活得很痛苦。

有時候米娜會帶著一絲痛苦的快感想著,這就是你們的報應──誰叫你們要欺騙我、傷害我!我這樣做,是為了保護其他的好女孩。

貓咪們又再度齊聲哀嗚,打斷了米娜的思緒。米娜打開籠子,胡亂倒了些貓食進去,關掉大廳的燈後就離開了,留下「他們」繼續在空盪與黑暗之中。

 

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*~

 

那天米墨帶走了黑貓,米娜猜他一定會去而復返,但是並沒有。米娜暗暗奇怪著,對於她帶走前男友們的靈魂,米墨非常生氣,也一直很擔心。米墨雖同情她,但卻不贊成她的做法。所以她認為米墨會再回來,試圖說服她。

半年後的某天,米娜下班後發現似乎有個人蹲坐在她車子旁的陰影裡。米娜小心翼翼地走過去,發現竟然是米墨,而且他手裡還抱著那隻黑貓!

「哥,你……你怎麼了?」米娜問道。她覺得,米墨怪怪的。

米墨抬起頭望著她,他雙眼佈滿血絲、表情狂亂地說:「娜娜,妳幫幫我……幫幫我……嗚……」。米墨整個人都不對勁,像是精力全失,米娜幾乎是半拖半扶的把他帶回診所。她沒有餘力再去抱黑貓,奇怪的是,「他」竟然靜靜的跟在他們後面走著。

 

米墨說,那天他在街上走了一陣子,黑貓掙扎的跑掉了,他慌亂在追趕貓的時候,有個女孩來幫忙,然後……

「本來我們都好好的,誰知道……誰知道她……」米墨說著說著就大哭起來。米娜從未見過倔強自律的兄長情緒崩潰過,看他這樣傷心難過,她也為之鼻酸。

突然,米墨抓住她的手:「娜娜,妳幫幫我……妳把她變成貓好不好……我好恨好恨她!」

米娜搖搖頭。「我不能這麼做。」

米墨從沙發裡「霍」地站起來,把坐在他膝上黑貓給甩到了地上。他大吼道:「為什麼!妳自己不是……不是也把那些壞男人變成了貓嗎?妳沒看到我這麼痛苦嗎?為什麼妳不肯幫忙……為什麼……」米墨話未完,又窩到沙發裡,雙手用力抓著頭髮,痛苦的把頭埋到雙肘間。

然後米墨又嗚咽著:「我這麼愛她,她怎麼可以這樣……。我不想變成沒有能力的米斯納,失去能力的那種痛苦,妳也看過的……我不要!我不要!」米墨抬起頭來大吼大叫,眼淚又流滿了整個臉頰。

米娜知道這是米墨的初戀,所以格外禁不起受傷。就像那時她第一次把靈魂變成貓,就是因為太憤怒太傷心了。

「哥,」米娜平靜的說,「把人的靈魂變成貓,並不會使我變得更快樂。變成貓的靈魂也不快樂,他們的家人也不快樂……」米娜的聲音愈來愈細微,「其實我一直都知道這些。每個夜裡我和這些貓對望,那是一種多麼沉重的負擔,你知道嗎?沒有人要養『他們』,我也不可能把『他們』當寵物那樣去疼愛。當我看著『他們』的時候,就會一直想起那些不愉快的事、那些他們背叛我傷害我的情節……你也要變成這樣嗎?」

米娜說完,兩行眼淚就流了下來,而米墨只是怔怔的不說話。

米娜拉起這可憐人的手,非常誠懇的望著他:「哥,你可以讓時間暫停對吧!你仔細看看我和這些貓,然後你再平靜地想想。如果你還是要我這麼做,我會幫你的。」米娜堅定的說。

 

之後米娜似乎只是眨了一次眼──但她永遠不知道米墨讓時間暫停了多久,也許是五分鐘,也可能是三天──就「清醒」過來了。米墨已經離開,黑貓也不見了。她手上握著一張紙條,上頭有米墨的筆跡寫著:

娜娜,謝謝妳。我知道以後要怎麼做了。這隻黑貓我帶走了。祝妳找到真正愛妳的人。

 

米娜鬆了一口氣。她把紙條折好放進皮包裡,這時身後的籠子裡傳來貓咪顫巍巍的叫聲,米娜想起了晚上還沒有餵「他們」吃東西。她緩緩的打開籠門,把「他們」一隻隻抱了出來,放到街上,大家似乎都很高興,只有「阿醜」全身僵硬的站在診所門口。

米娜一一摸了「他們」的頭,再把「阿醜」抱到懷裡說:「天銘對不起,讓你受苦了。雖然之前你傷害過我,我痛苦的幾乎想死……可是現在我想原諒你,請你也原諒我好嗎?原諒我這個很笨的米納斯人。」米娜的眼淚一滴滴的落在「他」身上。

「阿醜」的身體軟了下來,米娜把「他」放到地上,這時有一隻黃貓率先往前跑了出去,其他兩隻貓也跟著跑走了。「阿醜」往前走了幾步,回頭看了米娜一眼,並且用一種米娜六年來不曾聽過的聲音「咪嗚」叫了一聲,然後很快的消失在巷子的那一端。

 

米娜一邊擦著臉頰上的淚痕,望著遠方,一邊輕聲微笑著說──

 

 

【關於這篇】

這篇故事之前(1014月初)寫了一半就停住了

確切的原因也不太記得了,也許是卡關

也許只是累了、一時之間寫不完,所以先發表了前半部

總之發表了一部份後,接下來又停住了

但其實我是有把它寫完的

 

後來覺得第一版寫得有些搞笑,所以修改滿多的

這個版本是最終的定版,大家隨便瞧瞧吧!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故事 ∞ 開端

鬧鐘叫醒手指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